一个县城只有两三个人的小诊所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6-19 05:16    次浏览   >

按国务院要求,山东还对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进行彻底清理,目前除1项因工作需要须按程序改为行政许可外,我省自行设定的省级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全部取消;同时,对设定依据和实施程序相同或相似的行政审批事项也进行了整合优化。

据统计,随着山东简政放权多个政策的持续推进实施,山东市场活力明显提升。今年1至7月,全省新登记私营企业14.56万户,同比增长105.34%,注册资本5163.99亿元,同比增长116.11%。产业结构也进一步优化,上半年,第三产业新登记注册企业占到全省所有新登记注册企业的76.9%。

“没想到,我提出的取消企业发布专利广告审批的意见很快就被采纳了。”林春芊说,“本来没抱太大希望,现在看来这次改革是来真的,政府也不是全都护着自己的权力。”

“原来只能挣一点儿加工费,如今承接的都是大订单,企业已拥有300多家一级代理商。”公司总经理任长博介绍,“注册成立公司后,企业发展进入快车道。最关键的是法律没有禁止的,我们都可以大胆地去干、去创新。”

为此,省政府带头梳理省直部门的权力清单,要求对现有行政权力要逐条逐项分类登记,不能随意扩大范围,对部门红头文件确定的权力事项、内部管理事项,一律不得纳入清单;对每一项行政权力,不仅要梳理权力名称、实施主体、实施依据等事项,还要明确办理时限、运行流程,做到不留死角。

这仅仅是我省推进简政放权的缩影。2013年4月,新一届山东省政府就作出郑重承诺,“本届政府任期内省级行政审批事项再削减三分之一以上,力争成为全国行政审批事项最少的省份之一。”

针对这一问题,山东首创的“视频联审”机制正在淄博推进实施。新的审批平台将当地市、县两级发改、环保、消防等多个审批部门的代表集中,通过视频与企业代表面对面交流,审批时间不到原来三分之一。

“以前要开建一个项目,需要先跑环保、国土、规划部门搞立项,再到发改、水利、消防、人防等十几个部门盖章,县区审批不了的,还要跑到市里,前前后后要跑三十多个部门。”高青县企业经营者于启亮画了一张审批路线图。

无棣县十里香芝麻制品有限公司最初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香油作坊。去年,我省推进工商注册改革,放宽注册资本限制,这个小作坊不仅注册了公司,还取得qs认证,产品打入河北、天津等地。

于启亮说,通过视频会议进行核审,以前一个项目下来要七八个月,现在用了不到50天。

在推行行政权力清单制度上,山东设定了“四步走”,清权、减权、优权之后,尚需制权的保障。年初,郭树清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努力在解决‘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方面取得突破”,认真解决“门好进、脸好看,但事还是难办”的问题。“制权”就是要健全完善制度机制,对权力运行实施全程监督、实时监控,把行政不作为和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等行为一并纳入问责范围。 记者 高扩

省编办主任刘星泰日前也表示,最近一次取消下放重点是对投资审批和生产经营活动审批、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社会管理等领域。比如办理执业药师注册,下放之前,一个县城只有两三个人的小诊所,办理注册也要往省里跑;现在,注册审批事项下放到设区市食药监部门,市里就能办。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这样既节省了到省局申报和领取证书的时间,也节约了往返费用。大部分子事项可以实现一站式受理、一次性办结,办理时限可压缩50%以上。”

简政放权新政给市场主体特别是小微企业的推动是巨大的,然而,市场主体活跃后如何长远发展,这更需要长久的制度化的措施。

“五次削减,一次比一次实在,也一次比一次难。”省政府一位亲身经历削减博弈过程的工作人员说,经过五轮推进,已经累计削减了342项省级行政审批事项。

两年来,为了激发市场主体活力,作为国家工商登记改革的落地政策,山东先后发布了一系列政策,有针对性地从企业注册冠名、住所、资本等方面做了最大限度放宽,同时加强对市场监管领域的执法力度,让企业“宽进严出”。

五次削减,一次比一次实在,也一次比一次难。一年多时间,省直部门主动削减了342项审批事项。我省还对部门权力一项项梳理,坚决清除行政权力的“盲区”,在此基础上公布政府“权力清单”。

像这类政府主动放权的案例,全省各地还有不少。两年来,简政放权成为省政府常务会的经常性议题。10月10日下午,再削减80项省级行政审批事项的议题再次在省政府常务会上提出。这已经是我省第五次主动削减省级行政审批事项。

政府的权力“家底”亮了出来,但政府权力怎么用,也“不能乱来”,为此,我省编制权力运行流程图。

“以往一说跑项目就头大,不光手续繁琐,有的审批还互相打架。”东营金开实业集团企管部的林春芊负责跑项目审批已有五六年时间。不久前,东营市河口区通过政府网站亮出权力“家底”,向社会公开并征集意见。借此机会,林春芊提出企业发布专利广告审批能不能取消,他没想到很快就被采纳了。

像类似的“权力清单运行平台”全省各地已经有了不少探索,目的就是要固化行政权力行使程序,缩短办理时限,减少自由裁量权。

省政府10月底发布的第280号令,一下子就废止8件、修改18件省政府规章。其中一件就是对《山东省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办法》修改,将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审权由主管部门下放到了行业协会。

今年9月份,省政府向社会公布省级行政审批事项目录,“晒”权力家底。目录共纳入省直46个部门(单位)的行政审批项目586项(含子项共计920项),其中行政许可532项(含子项共计854项)、非行政许可审批54项(含子项共计66项)。

根据部署安排,我省市县也要推行行政权力清单制度,有条件的市县可以与省级同步推进,其他市县今年10月份启动,明年一季度全面公布权力清单。

“改革要解决的重大问题,就是重新厘定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的角色是监管和服务,粗放式的管理模式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要求,政府的改革方向就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治理能力。”山东省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福一表示。